OPE体育亚洲最大娱乐平台

校园动态
南方日报:中山市桂山中学107名家长应邀做监考员
日期:2015-11-26

  

  10月21日、22日,桂山中学举行高三期中考试。这一次考试和往常有些不同,除了900多名学生外,教室里多了107名家长。他们的身份是特邀监考员,每人负责一个考场、一个科目的考试。
  22日下午,在全部六科考试结束后,家委会微信群沸腾了,“感谢、理解、期待”成为热词。“这是家校合作的新尝试、新模式。能顺利开展这个尝试,我们很骄傲。”多位家长说。
  ●南方日报记者 高薇
  自愿报名做监考员
  60后黄绍芬(化名)是两名孩子的母亲。和很多家长一样,她非常关心自己孩子的成长。只要孩子学校有活动,她都会参与。
  11月9日,大儿子所在的桂山中学家长群里,一条信息引起了她和丈夫的关注。
  信息的大概内容是:10月21、22日是高三年级的月考,不巧的是,学校全体高三老师要外出参加新高考研讨交流活动。由于此前学生们已经接到了月考通知,如果临时取消或会影响他们的学习节奏,造成思想松懈。因此,希望家长们动起来,尝试参加监考,体验学校学习生活。
  黄绍芬有些犹豫。“很想去体验一下,但我从没上过讲台面对那么多孩子。而且,月考那么重要,搞不好会影响他们。”纠结了很久后,她还是选择了去。“错过这次机会不知何时再有。”
  于是,她马上联系家委会报名。“幸好我报得早,不然就没机会了。”黄绍芬庆幸自己没有犹豫太久,因为一个班只有10个名额。
  此后数日,家委会和家长群里,都是关于备考和应考的信息。黄绍芬每条都会仔细去看、去想,生怕错过一个细节。
  不知不觉就到了考试时间。按照安排,黄绍芬监考的是最后一场英语考试。考试时间为下午3:00―5:00,考试前,她要和儿子一起在学校食堂用餐。这也是体验学校生活的一个环节。
  为了让体验的过程更加完美,她一大早就忙了起来,买菜、给儿子做汤。之后,她又给自己化了个淡妆,挑选了一套合身的衣服。
  11时15分,她从石岐家中出发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到达目的地桂山中学大门。在儿子的陪同下,进入学校,保安没有像平常一样要求登记。
  考前紧张一夜未睡
  在学校食堂,黄绍芬遇到了几位同班的家长。在相互招呼中,儿子的同学也会礼貌地向他们问好,有人还祝他们监考顺利。
  下午1时左右,用餐结束,儿子和同学回到宿舍。此时,距离开考还有将近2个小时。家长群中,有人仍在分享上午的监考情况,家委会主任则在提醒监考注意事项。例如,提前20分钟到考务室领取试卷,考前15分钟到高三教学楼、考前10分钟进入考室、提醒考生填答题卡、填写考务日志等。
  黄绍芬将这些事项逐条逐条地仔细看了好几遍,等心里有底了才闭着眼打了一会盹。
  14时30分,她来到考务室。学校负责考务的高三年级主任冯海香和两位主考官家长,以及10多位高二学生考场助理已在场等候。试卷也按考场序号整齐地摆在桌上。黄绍芬是第八考场。
  冯海香简单地介绍监考流程、监考注意事项后,监考家长在考场助理的带领下前往考室。“当时心里有些紧张,仿佛自己要去考试一样。”黄绍芬说。
  实际上,紧张的还有主副考官和其他家长。“考试前一晚,我兴奋和紧张得一夜都没睡,生怕自己出状况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。
  14时40分,第九考室的家长还没有到。“这是我们考前最担心和最怕的问题,为此,从考试前几天我们就开始不断提醒家长。”主考蒋森和副主考范龙飞,决定启动应急方案,由范龙飞做机动监考员,临时顶上。
  “我们有8个机动监考员。”范龙飞说,按照安排,除诚信考场由学生自主监考外,其他考场不能缺人。
  在范龙飞分发完试卷后,原本负责监考的家长就赶到了。“他从小榄过来,路上临时堵了车。”
  第一次走上讲台
  15时整,15名家长、2名主副考官和1000多名学生完全进入应考状态。答卷、监考、巡考……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  然而,开考一小时后,就有人坐不住了。“他们动起来了。”在第九考场,观察到这一现象后,监考家长欧阳桂林发出了提醒。与此同时,他也感慨起来,“不停地写,他们真累,真不容易!”
  一个半小时后,原本耐心的家长也有些焦虑起来。“怎么还不结束”、“怎么只有半小时了,看上去他们还有好多没有做完”……看着考场内的学生,他们百感交集。
  欧阳桂林内心也有些烦躁不安:“这是第一次当监考员,身体不累但心里有些累,这考试时间太长了,我们都有些坐不住,难为这些孩子了。”
  17时考试结束。欧阳桂林和另外16位家长准时收齐试卷,回到考务室清理和核对所有的试卷,看是否有错漏。
  17时30分,所有的试卷整理完毕,上交学校。为期两天的家长监考工作也正式结束。两天96场次的考试实现了零差错。
  “大家的表现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。”总结监考的情况时,范龙飞有些感慨。“我们家长来自各个镇区,各行各业,很多都是第一次进教室当监考员,但大家的感觉都非常好。”范龙飞说。
  他的说法得到了家长们的证实。“150分钟的监考过程,记忆深刻。我本人书念得不多,普通话也不好,若非如此,我可能会请班主任‘借’我一节课,跟孩子们讲一下为人处世的知识。”考试结束后,一位家长写下了这样一段话。而另外多位家长则表示,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,学校给家长和孩子上了一堂相互理解的课,希望以后有更多这样的活动。
  ■校长声音
  “开门才能办好学”
  桂山中学副校长吴新华:
  实践证明,这是一次成功的体验。我们一举三得,高三老师被临时“解放”出来,有机会外出学习,充电提高,又没有影响教学进度;家长进入学校,直观地了解和体验了孩子的学习生活;孩子们看到了家长们的努力。
  虽然只有短短两三个小时,但三方之间的认识和理解比以前更深了。考试结束时,几乎所有家长都跟我们说谢谢,高三年级家委会还发来了感谢信。
  这不是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想要的吗?而这也是我们今后所要提倡的――开门办学。
  ■现场反馈
  家长监考学生有赞有弹
  对此次学校组织的家长监考,桂山中学的学生持两种不同的意见。
  有人认为,这是一种很好的体验,能让家长更好了解自己的学习生活,也能增进自己与父母之间的感受。但也有学生认为,这样的方式会令自己变得更加紧张,影响正常发挥。
  和学生相比,家长对家长监考的认同感更强。多位家长说,学生平时考试多为老师监考,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情况。到了高考,监考员换成陌生人,部分学生的考试环境也有变化,很多人会因此觉得不适应,而不能正常发挥。如今,家长监考能让他们提前面对和适应这种变化,高考时不至于再有情绪波动,临场发挥会更稳定。